作家網

首頁 > 本站要聞 > 正文

張珂《蕭月集》新書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京舉辦


        8月15日下午,張珂《蕭月集》新書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中國作家出版集團會議室召開。《詩刊》社副主編王冰,《詩刊》社副主編、評論家霍俊明,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曾凡華,中華詩詞學會副會長,光明日報出版社原社長兼總編輯李樹喜,中華詩詞學會常務副會長、《中華詩詞》雜志社社長范詩銀,中華詩詞學會副會長、《中華詩詞》雜志副主編林峰,中華詩詞發展基金會詩人之家執行主任朱彥,國務院參事室原巡視員陳廷佑,經濟學博士、詩人王雨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韓倚云,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學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汪劍釗,魯迅文學獎獲得者曹宇翔,作家網總編、北京微電影產業協會會長趙智,天津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中國現代文學館特邀研究員王士強等詩人、學者出席會議,中國詩歌網總編輯金石開任主持。

張珂,字無可,筆名風隱,先后畢業于國際關系學院、北京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多年來筆耕不輟,致力于哲學、歷史學、人類學和詩詞創作。出版有詩集《時間的夜影》、哲學專著《唯實主義》。 《蕭月集》是詩人張珂所著的一部古體詞集,收錄了詩人多年來創作的古體詞兩百余首。這些詞嚴格按照古典詞牌和詞韻填寫,能夠自如地駕馭多種詞牌和韻律,詞作意蘊厚重、感情豐沛、樸質真誠、沉郁大氣,不但具有哲思的深度,對情感和情緒的撲捉也不失靈動秀美。不論是詠物還是自省都充滿了對大自然和人性的敬畏和感動,與宏大處和細微處皆體現出詩人深厚的詞學功力和修養。

作為疫情之后《詩刊》社中國詩歌網主辦第一場線下研討會,聚焦詩詞寫作,具有別樣的意義。《詩刊》自創刊以來,今天前所未有地重視古詩詞,《中華辭賦》也并入了《詩刊》社。張珂既寫古詩詞也寫現代詩,為我們探討當代的古詩詞創作,古體詩和現代詩創作能否兼容并蓄,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切入點。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文藝評論家白庚勝因會議時間沖突未能到場,特發來賀信:“在此向張珂新作出版表示熱烈祝賀,張珂是位勤奮和熱情的作家,在文學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他的書我看過了,作品也非常優秀,期待更多更好作品奉獻給社會。”

《詩刊》社副主編霍俊明在講話中說,張珂是一個能力非常多樣化的寫作者,一百余種詞牌的寫作,完成的難度系數非常高。他留學劍橋,令人想到徐志摩,《再別康橋》前也寫了很多古詩詞,直到《再別康橋》才找到了準確的言說方式。張珂的詩中,詩人和日常生活之間的關系得到了多樣化的表達,《蕭月集》體現的情緒非常現代而復雜,張珂有首作品叫《詞與詩》,形容現代詩是一只摔碎的酒杯,是“優雅、眼淚、憂傷”,也是“憤怒、不羈、反抗”。傳統詩詞的創作和當代經驗,甚至和這個時代正在發生著的宏大的主體之間如何能夠形成有效的互動和命名,這可能是大家需要深入探討的。

王冰談及詩詞文化的繼承與創新的問題,認為文化有一個積淀的過程,真正的創新需要把握時代的脈搏,只有把握了時代的核心體系、整體架構、思維方式后才能去寫,不能僅憑幾個新鮮的詞匯。看張珂的詩不在像讀現代詩人的作品,倒有唐詩宋詞的感覺。張珂的詩詞有古意,其中寫到有限與無限、不朽與速朽,承接幾千年文化中對人生和時間的思考,體現了張珂對傳統文化的浸潤和熟悉,他的詩具有傳統文化的底色,闡發了個體生命的自由。

曾凡華認為,現代人寫古詩詞,把古今中外融匯起來十分不易,而張珂做到了。張珂作為一個在哲學領域有所造詣的、金融界的經濟學家、企業家,從國際關系學的高度來寫詩,他在本質上還是一個詩人。“我喜歡他寫的關于歷史的、關于人生的詩詞,能把自己學哲學、經濟學的東西融入其中......他寫風花雪月比較多,放在歷史的角度,融入自己的哲思在里面,詞寫得很豐滿,富有感染力。張珂的詩詞已經打破了古今的界限,融入個人感想、哲學觀念、對古典與現代的思考等。

李樹喜認為,張珂在《蕭月集》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展示了自己的個性,給人耳目一新之感。談到韻律,李樹喜認為現在的用韻太死板,“這些年我一直大聲疾呼,詩詞要松綁,我主張用韻的問題上回到唐朝,寬松一些。”

范詩銀表示,近幾年陸續讀到企業界、金融界的詩人詞家的作品集,他們所處的商場,就是當下別樣的戰場,在這樣一個別樣戰場里,鍛造出了有特色的詩人,給予他們不一樣的情懷。《蕭月集》給人的印象是,詩人走向戰場前抬頭望了一下月亮。據統計,《蕭月集》全書210首詞了用了108個詞牌,其中長調18個。他通過分析張珂在長調和小令的詞牌數量上的分配,說明張珂在掌握詞牌問題上是比較成熟的。

汪劍釗回顧詞對自己寫作觀念的形成起到了一定作用。“詞這種形式,實際上教會了我對形式的尊重,它有規矩,但又跟像唐代的律絕,講究五言或七言的整齊格式又不一樣,它是長短句。”張珂的詞偏婉約的一派,近姜夔、吳文英一路。“我讀的時候多少有點挑剔在讀的,這種挑剔讓我讀到了張珂好的地方,他非常善于發現、創新,有首詞寫武則天,一般人寫武則天更多寫霸氣,而他把武則天看成小女人來寫,這種創造的筆法,讓人耳目一新。”

在林峰看來,張珂給人印象最深的一點是遣詞造句,構思和立意都有與眾不同之處,尤其是跳躍性的詩性思維,這可能得益于學習新詩的影響,他把許多新詩的創作元素糅合到古體詩的意境中來,產生天馬行空、天外飛仙的觀感,張珂的遣詞造句是很隨意自然的生發,創造性的詩性思維給讀者帶來更多的期待和向往。

曹宇翔指出,張珂的作品題材豐富,情思遼闊,也詩也詞,也鐵板銅琶,也曉風殘月,用兩副筆墨書寫百感交集的人生。張珂《蕭月集》中的許多作品喚醒我們塵封的記憶,那些不曾留意的情景,在我們生命里生發出意味,這意味在讀者心中蕩漾開來,他的好多詩都有一種余音裊裊的感覺。

陳廷佑認為,《蕭月集》收錄了作者自2008到2019年11年的詩詞探索,從詞切入,說明他的眼光獨具。總共寫了108個詞牌,頗為不易,《蕭月集》的出版標志著張珂在寫詞上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端。希望他今后按詞譜一字一字、一句一句或一個詞牌、一個詞牌學習,可將幾個詞牌放在一起比較,來驗證進步的腳步。

趙智談到,讀《蕭月集》的第一感覺是干凈、純粹、唯美,有一種古意和高雅的境界。他所使用的詞匯是有選擇性的,整本書里看不到俗詞和口號,所有的詞匯都是有選擇的。寫這樣的詞,需要一個詩人的才氣和天賦,如果沒有這些東西,寫不出這樣的好作品。

朱彥提出,這部詞集的總體風格是哀婉、凄美,以赤子之心,抒發淡淡的憂傷、隱隱的寄托,哀而不傷,悲而不凄。它的特點,主要有四個字,一是“真”,真切、真實、真情;第二個字是“新”,表現在新穎的筆法、新鮮的感受。第三個特點是“自然”,題材自然,向自然中尋找自我;第四個特點是“深”,包含了生命意識、理性光芒和人性光輝。

王士強指出,新詩和舊詩需要互相取長補短,有新詩向古典學習的東西,也有舊詩向現代社會、向時代的敞開的問題,舊詩確實有很多值得新詩思考的東西,寫出古意不難,難的是寫出新意。“張珂老師的《蕭月集》,滿足了我對古體詩詞的很多期待,張珂的作品有古意,同時也有新意,語言上特別有意思,如《鷓鴣天·平遙懷古》上闕最后兩句,“沉陽曾照翩翩袖,殘月疑泠隱隱她。”最后一個“她”字,非常妙,是一個現代漢語的創造,寫得大膽,有余味。”

王雨劍從整體印象入手,談到張珂的詩詞的兩個特點,一是高古,一是纖秾,從底色看,有點沉郁,偶爾也有些清新。他的詞高古的味道很足,缺點在于和現代社會有點隔了,隔那一層覺得還能捅破它,張珂先生如果再進一步去捅破,之后將又是一片天地。

韓倚云肯定了張珂詩詞新穎獨特的視角,他開拓了舊體詩詞的題材:一是國外題材,一是空間題材,一是信息題材,張珂的詞做到了中西結合,寫到了古人不可能寫出的云海、日全食,走到了古人不可能去到的國外。詩詞的發展離不開科技平臺,文化對科技也有反作用,當代人寫的這些詩,也許對后人來講就是一個科學發現。

會議最后,張珂向各位老師表示由衷感謝并談道,寫詩是從大學以來的愛好,詩能表達的東西是其他領域無法替代的。零八年開始,工作上退居二線以后,有了更多時間來寫作。古人留給中國人最美的遺產就是詩詞。35歲時偶然翻到劍橋、北大的舊筆記本,看到年輕時寫的詩,震撼得無以言表,此后開始把寫詩當做人生的一個目的,是進入自己的生命和情感經歷的一個重要方式,開始有意識地去閱讀和寫作。古人留給中國人最美的遺產就是詩詞,詞的每一個字都體現著中國文化璀璨的美。張珂表示,今后會繼續學習,繼續挖掘自己,同時也要書寫國家大事,與時代潮流相結合。

光明日報、文藝報、中國文化報、中國藝術報、北京日報、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中國作家網、新浪讀書等媒體記者出席了本次發布會。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