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自由詩 > 正文

陸健近作四首

陸健近作四首
 
作者:陸健
 
暗中的我
 
沒有誰像他那樣伴隨我生命始終
 
我的今天,正是與他和諧
角力的結果。我清楚,他在那兒
但“那兒”是哪兒?鏡子里空空
履歷表上也填不進去
 
暗中是黑。臨淵躊躇時他可能
伸手推我下去,雖然并非出自本意
暗中的光明。沉溺于生活、腐爛
他把我拉將回來,再踹我一腳
 
只有睡眠和酒盞,是我的絕交信
是我——故意與他的距離拉開
 
暗中的我——我的危險所在
暗中,我的隱形的護佑者
有時聽見他為我小聲啜泣
想擦擦他眼里的悲傷,卻無可能
 
2020年9月19日。
 
吃 
 
天下事,只有“想不到”三個字
能夠概括。在書里情況就好得多
 
朱麗葉沒想到那酒置羅密歐死地
桑地亞哥沒料到能瑟瑟活著回家
欽差大臣有真的,現實中不止一位
《禿頭歌女》里竟然沒出現歌女
 
沃倫斯基怎么預知安娜的自殺啊
卡列尼娜,不可!他悔不該沒提前
介入,打個電話——沒電話號碼
請托爾斯泰改寫怕也沒得商量
 
周游于書中人物間他不免產生
些許先知先覺的優越感。悲歡
離合,專門為他又演出一遍
 
困乏時在包法利夫人床上小寐
餓了去巴黎咖啡館胡吃海喝一番
我的叔叔于勒,有自尊心的人呢
修道院的于連,如今滿大街奔走
 
這些印刷體,越來越模糊?怎么
個個跳起了宮廷假面舞?噢
天色暗了。他高喊一聲書童掌燈
 
2020年9月19日。
 
酒 
 
中午餐聚。未免多飲幾杯
數十年老友不拘俗禮
抱著些許醉意,挪到旁邊沙發上
小憩。分明有個聲音引路
給我看,大樹轟炸飛機,駕駛員
順手捉住禿鷲,用那尾巴洗臉
野兔品嘗老虎的舌頭,加咖喱粉
冬天把筷子伸到夏天的飯盆里攪拌
輸液瓶中的水,和酒,往高處流
多人目光炯炯圍著油亮的泥坑開會
發往全世界的資訊,全是密碼電報
五萬廚師抱起同一根大棒吃胡蘿卜
兩根牙簽,串起三座樓盤
封建主義頭上長出角馬的角
躺著走路。民主制度不知所以地
狂歡,又抽泣。印第安部落的投槍
刺入張藝謀電影,涂黑大秦的天空
大海凝固如冰川。捅捅,漏了
冰川是塑料制成的。軍艦的底部在
紅木的老板臺上操練刀法。一群人
費力地要攀爬到蒼蠅耳朵上面接吻
鄰里之間以美聲唱法吵架。女士
的子宮養魚。四年拒不勃起的我
被發現頂高了蓋著褲子的爵士帽
成堆的羊和狼,結伴進出貴賓廳
印刷品的字印反了。總統鄰居家的
貓狗,爭相行使大國權力。所有
的槍對準射手的腦門。啪啪聲響
教堂沒防備,黃金變作一灘灘靈魂
這些都是那位小雨村附在我耳邊的
產品說明。我醒了,朋友卻說賈雨村
今天請假,沒來。賈雨村還沒結婚
小雨村這等人物,估計還沒出世
 
2020年9月18日。
 

接吻,就是
把她說出的話吃進去
把她沒說出的話也吃進去
 
2020年9月19日。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