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自由詩 > 正文

嘉洛詩組

嘉洛詩組
 
作者:嘉洛
 
雪域素描
 
雪山是一座座夸張的大帳篷
圍成一個白色的部落
是誰把白云撕成紛飛的雪花
風把雪花當做羊群趕來趕去
經幡是一群覓食的野鴿
因一陣風的驚動而
時起時落
夕陽像一個癡情的漢子
倚在山頭久久不肯離去
 
當牧人清脆的吆喝聲
驅走最后一聲狼吼時
老母牛便開始反芻漫長的冬季
 
一對強健種牛頂撞許久
終于在夜幕降臨時分
粗壯的牛角間撞出了火花
變成高原上滿天璀璨的星星
 
祭 
 
(1
 
什么時候 又是誰
給你披上了一身的神秘
我從心的星際走來
徒步丈量生命的虔誠
啊神山 我幾世尋找的慰藉
此刻 我將用怎樣心情
去拜讀您的尊容------
那么 就讓這紅彤彤的朝陽
傳達我如火的激情吧!
讓心靈再度默誦您無上的詩教
完成我前世的宿愿
 
(2
 
如果冉冉升起的桑煙
和深沉的螺號聲
是您對生命的召喚
那么任風拍打的斑駁經幡
就是對生命的闡釋
而那飛揚的風馬
定是對生命的渴望
 
(3
 
刀劍槍原本不是平安的象征
人們卻以刀劍槍的模具來供奉您
以求平安 如意
啊 我所敬仰的神山
您 可曾接受
 
(4
 
經幡在馳騁 風馬在飛舞
一聲聲清脆的吆喝聲
拉加羅------
我仿佛回到戰火紛飛的遠古
聽見格薩爾的戰鼓再次沸騰
勇士們凱旋歸來的馬蹄錚錚
 
(5
 
猛然間因一陣風的動情
五彩的風馬 帶著多彩的心愿起航
那升向云端的桑煙
可是通向香巴拉的路
神山啊  我敬仰的神
山村因你剎那的動容
而享有了如詩的安詳
 
流淌文字的溪流
 
把對六道的祈愿
以文字的形式刻進石頭
水流進石頭  流進心靈
泡軟每一個鐵石心腸
化作流淌沙石和祈愿的溪流
我們管它叫水嘛呢        
 
石刻人
 
說是把信仰刻在石頭上
其實是將包裹善根
厚重的貪嗔癡鑿去
所以刻一下痛一下
剝一層醒一層
鑿一層悟一層
直至善根重見天日        
 
那年冬天
 
日子  被冰雪覆蓋著
卻并不寒冷
我的心是寒風中
耐不住寂寞的經幡
一直等待那群如期而至的麻雀般
緩緩而降的寂寥及有關詩的文字
如那堵充滿哲思的殘墻
等待迷茫的后人接受
最后一道生銹的使命
 
一群覓食的麻雀如期而至
在雪地上留下密密麻麻的爪印
多像我那年寫在雪地上懵懂的情詩
 
夕陽西下  百鳥歸巢
寒流如羊群自山頂緩緩滑落
唯有那匹痛失愛子的母馬
遲遲不肯歸圈
勾起主人一些往事的傷感
 
村子   在祖母誦經聲中
同勞累的日子一同漸漸入睡
只聽得牲口咀嚼漫長的冬季
半夜里此起彼伏的狗吠
終于在黎明后迎來一輪旭日
 
辛苦了一夜的藏獒
像是和女主人早有約定
才安然睡去
 
鄉親們又開始忙碌自家的日子
一群老人坐在貧瘠的土地上
面朝太陽  手持念珠
默念六字真言------
遙望一群禿鷲朝太陽飛去
 
石頭不言,你不語
 
八月里的最后一天
風又吹醒你飄逸的門
雨又打濕你袈裟下的夢
 
此刻沒有紅過袈裟的晚霞
柔情似水的明月作伴
你的床依然孤單的躺著
深夜里
是誰在你屋頂的煙筒里嗚咽
 
當野花謝過 野果紅過時
你是否會覺得
今夜比昨夜漫長
 
門前的巨石常以冰冷守節
而你以心情默讀石頭
以沉重走進石頭
石頭不言 你不語
 
九月寂寞的村莊
 
我們只能粗讀的道歌
還在山間回蕩
使群山的沉思更濃
難以破譯的梵文
和充滿哲思的舊墻
讓誰記起了前世的宿愿
九月的風  輕輕掠過
九月寂寞的村莊
激起足下的塵  又落下
沉重而滄桑的石磨
朝著經筒轉動的方向
吱吱拖著
祖母重復一生的日子
和輪回的車輪
 
故鄉的炊煙
         
又是這冉冉炊煙
如同母親召喚的手
喚醒我多少童年的記憶
 
牧歸時分
夕陽將母親的影子
越拉越長  越拉越瘦
父親在影子的這頭
雙手努力收回
而我站在影子的那頭
越走越遠
 
當夕陽西下    百鳥歸巢
阿爸卸下馬鞍  卸下疲憊
接過阿媽滾燙的奶茶
灶膛里的火
如同阿媽的思念
越燒越旺
肉鍋里的香味   飄啊飄
越過山河
夜夜飄進我的夢里
 
多少年來
帳篷依然吐著冉冉炊煙
熏老了帳篷
灶臺上湯鍋里的思念
越熬越稠
 
炊煙彎彎   月兒彎彎
如阿媽的臂膀  阿爸的背影
 
雪蓮
      
選擇這樣的高度
不為俯視
只為接近蒼穹
縱然要承受
酷暑與嚴寒的煎熬
為一片純粹的蔚藍
也要以失血的美
傲立于最后一道雪線
就像悶倦在琥珀里的昆蟲
即使海枯石爛
仍陶醉于那一次
與一坨松脂完美的結合
 
往事 是眼角一尾游不走的魚
 
沿著記憶的藤
采擷一顆顆散落在
蜿蜒小徑上的往事
行囊膨脹得擠不進
一只回憶之外的手
那曾經嬉戲的水池
已干枯得面目全非
只留下那塊膈腳的石頭
孤單如昨夜那塊瘦月
給我些許親切和傷感
當年池子里那些漂亮的小魚
如今該游到遙遠的海里了吧
其實
我們都知道那些漂亮的小魚
如今都已變成當年童伴們眼角
 
今夜我在故鄉
 
今夜我在故鄉
如期而至的除夕夜
瀉了一地的月光和記憶
沸騰的肉鍋里
溢出陣陣節日的氛圍
就像我兒時年輕的父親
在辭舊迎新的佳節時分
他莊嚴的祈禱聲
無法打動我們兄妹對節日的渴望
那時的我們沒有母親
但我們縫縫補補的日子
在父親長滿老繭的呵護里
并不缺少溫暖
就在這一刻
一聲聲劈里啪啦的喜慶里
又跌落一地孩提時的記憶
點點酸楚的幸福
 
我的詩
 
我的詩 是黑夜里不眠的星辰
洞察黑夜與白晝詭秘的纏綿
目睹你怎樣用滴血的雙腳
走出一道愛恨與
酸甜苦辣交織的小徑
 
我的詩  是枯枝上啼血的夜鳥
讀懂蝙蝠另類的酸楚
書寫 貓頭鷹本能與
無奈造就的高明
 
我的詩 是日月山上公主最后的回眸
傳唱淚水怎樣悲壯地
倒淌成美麗的青海湖
在高原上與雪獅共舞
在草原上   在雪山上  在江河畔
生根  發芽
開花 結果
 
我的詩  是七月巴塘草原上
馬背上康巴漢子亙古的驕傲
將瀟灑的英雄長發
飄成一面野性的旗
在姑娘們愛慕里馳騁 飄揚
 
我的詩   是牧羊女悠揚的情歌
滋養著雪山下涓涓溪流
牧放著如同格桑花的愛情
清晨  把羊群趕進云里
傍晚  把白云趕回羊圈
 
我的詩 是高原上巍峨的雪山
雪山下有我父親勤勞的雙手
耕耘著微薄的希望
在母親用愛編織的家園里
三石灶上翻滾著貧瘠的日子
裊裊炊煙
如祖母睡夢中嘴角的安詳
藍天如洗   白云如棉
悠揚的牧歌宛如涓涓溪流
滋養著我及我如畫的草原
還有如詩的童年
 
作者簡介:
 
嘉洛,原名尕松旦周,藏族,上個世紀70年代出生在玉樹結古鎮“嘉那瑪尼石經城”新寨村。1997年畢業于青海民族學院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系。從90年代初開始在各種報刊上用藏漢兩種文字發表詩歌、散文、小說、論文數百篇,獲玉樹市文學突出貢獻獎、第四屆“唐蕃古道”文學獎。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玉樹州作家學會會員、玉樹市作家協會副主席。出版發行個人詩集《覺醒》(藏漢兩種文字)、《尋夢的足跡》。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