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重溫《抗美援朝戰爭回憶》有感




隆重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七十周年
重溫《抗美援朝戰爭回憶》有感

 
作者:遠山
 
  2020年9月17日上午,我應邀參加了由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舉辦的“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學術報告會”,在聆聽著名抗美援朝戰爭史專家齊德學將軍做題為《永遠值得紀念的一場偉大戰爭》的報告時,突然想起二十七年前原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兼政委、軍委副秘書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洪學智老將軍贈送了我一本由他編著的長篇回憶錄《抗美援朝戰爭回憶》,于是便回家在幾大書柜中查找了好半天,終于找到了這本收藏了27年由洪老將軍簽名的珍貴書籍,于是便再次重讀了這本書籍,也再次重溫了那段驚心動魄,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洪老將軍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后勤司令員,他以自己的親生經歷,以多層次、多元素、多渠道、多視角、全方位之紀實手法,深刻展現了抗美援朝戰爭和抗美援朝運動,弘揚了革命英雄主義、革命樂觀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該書秉持“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創作原則,著力塑造中央領導決策層、志愿軍將領、前線志愿軍戰士(包括標桿式英雄楊根思、黃繼光、邱少云、楊連第等)等人物,旨在弘揚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偉大精神,展現中華民族在一窮二白、百廢待興的艱難時期,不畏強權霸權、敢于斗爭、勇于勝利的重大歷史抉擇,用偉大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激勵當代中國人民奮勇前行!《抗美援朝戰爭回憶》是一部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重讀完這本史書不由得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于是便拿起筆來寫段文字致敬“最可愛的人”,權且對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的紀念,也是對時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后勤司令員洪學智老將軍逝世十四周年的深切緬懷!
 
  洪學智老將軍是安徽金寨縣人,1929年3月參加革命,同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革命生涯中,歷任班長、排長、連長、營政委、團政治處主任、師政治部主任、軍政治部主任、副師長、軍區副司令、軍區司令、縱隊司令、軍長、兵團副司令等職,參加了長征、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渡江戰役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后方勤務司令部司令員、總后勤部部長兼政委、中央軍委副秘書長、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參與指揮了解放海南島戰役、萬山群島戰役、抗美援朝等,1955年和1988年兩次被授予上將軍銜。我與洪老將軍相識還源于我來自川陜革命根據地,與他夫人張文(紅四方面軍老戰士、原解放軍部后勤部管理局局長)是同鄉。
 
  當年洪學智老將軍跟隨徐向前總指揮率領的紅四方面軍在我的家鄉揮戈躍馬、痛擊白匪,成千上萬的紅軍戰士倒在了那片神奇的土地上,埋尸骨于大巴山的荒山野嶺。八十年之后,巴中市人民政府在通江縣王坪建造了一座世界最大的烈士陵園,存列了兩萬七千多位紅軍烈士的遺骨。烈士的鮮血染紅了那片土地,根據地人民又把它叫做紅色的土地。說起紅色文化,我的家鄉滿山遍野都是紅軍文化,每座山、每棵樹、每塊石頭上都記載著紅軍的傳奇故事。一提起當年的紅四方面軍,根據地人民家喻戶曉、老幼皆知,張嘴便可講述一段紅軍故事,開口便可唱一首紅軍歌謠。
 
  一九三二年十月,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未能打破國民黨數十萬大軍的第三次圍剿被迫撤出鄂豫皖,向西實行戰略轉移。同年十二月十八日,解放了通江、南江、巴中等縣,創建了川陜革命根據地。一九三三年初,紅30軍李先念的部隊駐扎在我的家鄉長池壩(今南江縣長赤鎮),創建了長赤縣蘇維埃政權,把長池壩的“池”字改為“赤”字,也就是要赤化長池壩的意思。紅軍醫院就設在我家大院的堂屋里,戰斗最激烈的那幾天,傷員每天源源不斷地從戰場上抬下來,屋里安置不下,屋外階沿上、院壩里全部躺滿了傷病員。我父親參加了擔架隊,白天黑夜不停地運送紅軍傷員。由于傷病員太多,醫護人員遠遠不夠,而我爺爺本來就醫術高明,正好派上用場,許多身負重傷的紅軍官兵是在他的精心救治下才得以康復的。我母親和村子里的婦女自覺組織起來,為傷病員擦洗傷口、換藥、洗血衣繃帶。 
 
  原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主任張琴秋因得罪了張國燾,被貶為紅江縣(今通江縣紅江鎮)縣委書記,后又擔任紅四方面軍總醫院政治部主任。紅30軍進駐長池壩后,總部派張琴秋率領通江婦女獨立營到長池壩配合紅30軍作戰,主要任務是保衛長赤縣蘇維埃紅色政權和紅30軍醫院。婦女獨立營后來又擴建為婦女獨立團,由張琴秋擔任團長。婦女獨立團的女戰士絕大部分都是通(江)、南(江)、巴(中)窮苦人家的女孩子,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川北地區命運最悲慘的童養媳。童養媳是川北地區的特產,廣大婦女深受帝、官、封和三從四德、三綱五常等封建禮教的壓迫和束縛,苦難尤其深重。生活在極端貧困和文化極端封閉的山區,使那些正處花季的女孩子過早地經歷了磨難。長池壩的女子勞力特別好,栽秧打谷、耕田犁地、背、挑、抬樣樣不比男人差。她們中許多人不滿十歲就被當作商品一樣販賣,十二三歲的時候就要擔負起養家糊口的擔子,成為受盡剝削和欺凌的童養媳。更有甚者,十七八歲的姑娘嫁給一個幾歲的小丈夫當媳婦,實際上就是買來的一條牲口,孝敬公公婆婆,伺候小丈夫,煮飯喂豬,打柴割草,還要下地干農活,經常挨打挨罵,受盡苦難。
 
  這幫苦大仇深的女孩子在張琴秋的帶領下,很快便成長為能文能武、能征慣戰的紅軍女戰士。她們火線抬擔架、救護紅軍傷員,有時還直接拿起槍桿子配合紅軍主力作戰。婦女獨立團的女戰士們每天輪流到醫院為傷病員洗衣服、擦洗傷口、喂水喂飯,還為他們唱歌跳舞,慰問演出,我母親便天天和這些英姿颯爽的巴山女紅軍們打交道。張琴秋也經常到紅軍醫院來,母親無數次領略了這位傳奇人物的風采。
 
  紅軍在長池壩與數十倍于己的國民黨反動派進行著一場殊死較量,仗打得異常激烈,敵我雙方傷亡都十分慘重,時任紅30軍政委李先念和紅31軍政治部主任洪學智都先后在這場戰役中身負重傷。在紅軍長征勝利60周年之際,洪老將軍攜夫人張文重返川陜革命根據地,尋找他當年在我家鄉長赤壩浴血中魁山的足跡。
 
  我從八十年代起便成了太平路采石路10號院洪老將軍家中的常客,見到他的第一面起,就給我講述他在我家鄉戰斗的故事,把那些什么鄉、什么村、什么梁、什么灣、什么溝、什么河等小地名都記得一清二楚,我被他的非凡記憶驚得目瞪口呆。洪老將軍講述得最多的還是他奉令跟隨彭德懷司令員奔赴朝鮮抗美援朝的故事。一九九三年六月,洪老將軍送了我一本由他創作的史詩般的長篇回憶錄《抗美援朝戰爭回憶》,我用了幾天時間一鼓作氣看完后,被書中那些生動故事和精彩情節感染得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便萌發了改編拍攝一部電視連續劇的想法,與幾家影視機很快達成共識,也有幾家企業老板表示愿為這部電視連續劇投資。當我把這個想法向洪老將軍匯報后當即得到他的支持,并同意授權我在他原著《抗美援朝戰爭回憶》基礎上改編創作。之后還把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首任大使、外交部副部長、中國公共關系協會會長柴澤民等有關部門負責人邀請到洪老將軍家多次座談,后來終因這個題材太敏感,涉及到以美國為首的諸多國際關系,外交部的意見是暫緩拍攝。這一暫緩便無限期擱置下去,直到洪老將軍2006年逝世也未能實現這個愿望,也就成了我的終身遺憾。
 
  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將永遠載入中國歷史的光輝史冊!犧牲在朝鮮戰場上的志愿軍烈士永垂不朽!!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后勤司令員洪學智老將軍永遠活在我心中!
      
原紅四方面軍高級將領、開國上將、原總后勤部部長兼政委、軍委副秘書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洪學智同志親切接見遠山后合影留念。
遠山拜見原紅四方面軍巴山女紅軍、原總后勤部管理局局長(正軍級)、洪學智老將軍夫人張文同志。
洪學智老將軍為遠山簽字題詞
遠山(右一)在洪學智老將軍家中參加電視連續劇《抗美援朝》座談會后,與洪學智(中)及夫人張文(左一),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首任大使、外交部副部長、中國公關協會會長、全國政協常委柴澤民(右二)、原紅四方面軍老戰士、全國婦聯顧問、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顧問、全國政協常委、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謝覺哉夫人王定國(左二)合影留念。
 
 
  遠山簡介:遠山本名何文明,作家、編劇、導演。1968年3月參軍,復員后長期從事文學創作,至今發表和出版各類題材的文學作品500多萬字,其中多篇部獲獎并搬上了銀幕和銀屏。1985年步入影視圈,先后自編自導各類題材的影視劇四十多部,其中多部獲獎。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