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南宋戰神吳玠

商震:你所不知道的南宋戰神吳玠
 
作者:商震
 
  “蜀道”和所有的路一樣是從無到有的,而“蜀道”無的時候是在醞釀戰爭,因為要發動戰爭,才有了“蜀道”。歷史上有一句格言:得蜀道,取巴蜀,常王天下。而青泥嶺則是入蜀的咽喉,是巴蜀的屏障,且能“遠通吳楚”,欲“常王天下”,必要盡力奪取、占領“蜀道”,所謂“兵家必爭”之地,“得隴望蜀”之地。
 
  自秦以來,這里的戰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從未間斷過。
 
  從歷史的記載上看,在青泥嶺下影響最大、戰斗最慘烈,并有著最大歷史意義的一場戰爭,是南宋時吳玠率領的“吳家軍”以少勝多抗擊金兵南犯的“和尚原阻擊戰”和“仙人關大捷”。這兩場戰役,在軍事史上創造了教科書般的典范戰例。
       
  北宋末年, 女真人的金朝軍隊攜消滅遼國的士氣與威風南侵中原,靖康年攻破宋朝首都汴梁, 馭虜了宋徽宗、宋欽宗二位皇帝,史稱“靖康之恥”。隨后,金朝政權扶持擁立宋朝主和派的張邦昌為偽皇帝,國號“楚”。張邦昌這個人,在政治家、社會學家及老百姓的口碑里是極差的,屬于恨不得“生啖其肉,渴飲其血”的民族敗類。史學家對張邦昌的評價也很低,“賣國求榮”的罪名一直背負到今天。但是,張邦昌在做偽皇帝期間,非常自重,一天也沒去坐過龍椅,一次也沒自稱過“圣上”,大臣向他跪拜,他都面向東方(欽徽二帝被押運走的方向)。金軍撤走后,他立即主動退位,把躲起來的康王趙構迎回金鑾殿,立為宋高宗。(金國把宋徽宗及他的二十五個兒子等所有家眷一起挾持著往東北走,只跑了一個康王趙構。)張邦昌的這個“楚”國只存在了三十三天。可以這樣說,不是張邦昌的過渡,1126年宋朝就在開封結束了,不會再有南宋延續一百五十年一說。后來,金兵又打過來,宋朝被迫南遷至杭州臨安,史稱南宋。其實,就在那個時候,金軍也僅僅是奪據了河北和河東的部分州縣。
       
  南宋初期,以宋高宗趙構為首的小朝廷推行降金茍安的路線,主戰派李綱遭到貶斥,宗澤又逝世,使得紛亂不堪的局面更加難以收拾。自建炎元年(1127年)至三年(1129年)間,金軍繼續節節推進,宋朝喪失了陜西以外的北方大部分土地。至建炎四年(1130年),宋金對峙的形勢又發生復雜的變化。一方面,金兀術渡江南侵,企圖一舉滅宋的軍事行動失敗,金軍遭受一系列打擊,最后被岳飛的軍隊驅逐出建康(今南京),這時在長江以南金軍已不存一兵一卒。紹興元年(1131年),張榮領導的梁山泊抗金義軍大敗金軍于泰州縮頭湖,金軍統帥撻懶又退至淮北。金朝的天會八年(1130年),金人在大名府(今河北省邯鄲市)擁立劉豫為皇帝,建立了偽“齊”傀儡政權(劉豫是典型的貪生怕死賣主求榮的漢奸)。金軍一時無力大舉進攻南宋,東南戰場也暫時處于沉寂狀態。另一方面,金朝滅宋的決心沒有改變,此時改變了主攻方向,由三太子訛里朵、四太子兀術率軍增援在西北方向作戰的將軍婁室,以爭奪陜西。
 
  宋朝宣撫處置使張浚為牽制金軍,以減輕東南之壓力,于是集結熙河路經略使劉錫、秦鳳路經略使孫偓、涇原路經略使劉琦、環慶路經略使趙哲以及吳玠等“五路之師”于陜西富平,令劉錫為統帥,欲與入陜金軍決戰。宋營方面對于如何應戰起了爭執,吳玠認為應該登高拒敵,但眾將大多認為宋營前的泥淖已可阻礙金軍騎兵。正當宋軍尚在遲疑之際時,完顏宗弼卻親統金軍猝然而至,移土擔柴,填澤鋪路,很快泥淖被夷為平地,金軍騎兵縱轡而過,完顏宗弼與完顏婁室分左右兩翼進攻宋營。吳玠、劉锜身先士卒,接戰左翼完顏宗弼軍,奮勇沖殺,完顏宗弼部眾雖經百戰,也不免有些膽怯。而戰于右翼的趙哲卻“擅離所部,將士望見塵起,驚遁,軍隊于是大潰”。這樣,右翼之敵乘隙援應完顏宗弼,吳玠、劉锜因兩面被夾擊、腹背受敵而敗陣。富平之戰,宋軍遭遇慘敗,史稱“五路皆陷,巴蜀大震”。致使宋朝基本喪失了陜西。與此同時,能否守住蜀道,御金軍于青泥嶺下,確保四川乃至吳楚江南,已成了南宋最為現實、最為嚴重的問題。
       
  張浚的“五路之師”雖然大敗于富平,而軍中的一路軍馬卻讓金軍膽寒,這就是鳳翔知府吳玠率領的部隊。吳玠一向被張浚看好,多次提拔吳玠,雖然中途曾有奸佞小人誣陷過吳玠,導致吳玠遭降職,但吳玠的帶兵能力,地方行政的治理能力卻是南宋時少有的軍政人才。
 
  說說吳玠其人吧。
       
  吳玠原籍德順軍隴干縣,后因其父吳扆葬于水洛城(今甘肅省平涼市莊浪縣城),而遷居該地。少年時性格沉毅、崇尚氣節,通曉兵法且善于騎射,讀書時能通曉大義。北宋末年,尚未滿二十歲的吳玠以良家子身份在涇原路入伍從軍。
       
  宋徽宗政和(1111-1118),西夏犯邊,吳玠率軍鏖戰,因其英勇晉升為進義副尉、權任隊將。宣和二年(1120年),又參與鎮壓方臘起義,“破其眾,擒酋長一人”,再破“河北賊”。累功至忠訓郎、權任涇原第十一正將(《宋史》作第十將)。 靖康元年(1126年),西夏進攻懷德軍,吳玠率百余騎兵追擊,斬首一百四十六級。以功補授秉義郎、涇原路第十二副將(《宋史》作第二副將)。憑借這幾次戰役,吳玠在軍中初露鋒芒。
       
  建炎二年(1128年),金兵西路軍出大慶關(今陜西大荔縣東),進犯陜西,直趨涇原路。吳玠受經略司統制官曲端之命,率前軍迎擊,大敗金兵于青溪嶺,追擊三十里,“金人始有憚意”。因功升為武義郎、涇原路兵馬都監、知懷德軍。后又奉命東進,收復華州(今陜西華縣)。城破之時,吳玠嚴禁士兵殺掠,百姓得以安定。
       
  建炎三年(1129年),吳玠升遷為武功大夫、忠州刺史。其年冬,宋江余部起義軍首領史斌攻興元(今陜西漢中)未克,轉攻長安(今陜西西安),曲端命吳玠率軍將其擊斬。轉拜右武大夫。宣撫處置使張浚督巡川陜時,參議軍事劉子羽舉薦吳氏兄弟(吳玠、吳璘)的勇略。張浚于是召見吳玠,對他十分器重,于是任命吳玠為統制,與吳璘共掌帳前親兵。
       
  建炎四年(1130年)春,升任涇原路馬步軍副總管。金國大將完顏婁室、完顏撒離喝長驅入關,曲端命吳玠在彭原店拒敵,自己則駐軍邠州待援。在初戰時,吳玠擊敗金軍,以至于完顏撒離喝在重壓之下大哭。但隨后,金軍重新來戰,曲端不予援助,吳玠軍最終失利敗退。曲端退屯涇原后,彈劾吳玠不聽指揮,使其被降為武顯大夫,免去總管之職,又知懷德軍。張浚愛惜吳玠的才能,不久后又起用他為秦鳳副總管兼知鳳翔府。在戰亂之后,吳玠撫慰軍民,使百姓賴以為生。后轉任忠州防御使。
 
  張浚慘敗退守興州(今略陽),金軍繼續向南掩殺,目的就是要奪得青泥嶺蜀道,繼而占漢中攻奪四川,再順長江滅掉南宋。張浚的大兵撤了,吳玠卻沒撤。此時的吳玠被授為都統制,受命整編殘部。他率領殘兵數千退至鳳翔地區,與其弟吳璘堅定地扼守大散關以東的和尚原(今陜西寶雞西南),“積粟繕兵,列柵筑壘”。
       
  和尚原是隴蜀故道進入陜西的一個隘口,也是金軍想進入四川必須經過的第一道關。“和尚原最為要沖,自原以南,則入川路散;失此原,是無蜀也”。金軍為打開通往四川的門戶,集結幾萬兵力大舉進攻和尚原,而吳玠、吳璘只有從富平敗下來的不到四千的散兵。
       
  吳玠決定率軍死守和尚原,無疑是一個勇敢而大膽的舉措。當時的軍事情勢是“以弱卒抗堅虜”,加之“朝廷音問隔絕,兵單食匾, 將士家往往陷賊,人無固志。”處于十分困難和危險的境地。
       
  金天會九年,南宋紹興元年(1131年)五月,金兵帶著獵獵殺氣奔著和尚原而來。金軍的威勢讓一些惜命不惜國的人惶恐不安,眾將心神不定議論紛紛,甚至有人企圖挾持吳玠以投降金軍。吳玠目睹了軍中狀況,也聽聞了這些消息,不動聲色,召集眾將歃血為盟,并對天起誓、對朝廷的拳拳忠義之心,讓一些信心不足、立場不穩的將領感動不已,紛紛表示愿誓死追隨吳將軍,于金兵殊死一搏。吳玠此舉,不僅穩定了軍心,也激發了全軍將士的守土為國的信心與決心。
       
  有道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吳玠就是那位難求的一將!
       
  吳玠見眾將官的情緒被激發起來了,進一步慷慨陳詞,并且態度堅決、信心十足:“有本將在此,敵人必定不敢越我而進,只有守住和尚原,才能確保蜀地無憂!”他命令麾下將領依靠有利地勢,修筑工事,列陣堅守,備足箭弩等一應兵器,以待破敵良機。
       
  當時,烏魯、折合令強勁騎兵先期進至北山,吳玠利用有利地形,分軍兩隊,化被動為主動,先率一隊向先行抵達和尚原的金軍烏魯、折合所部營地發起突然攻擊,一時間箭如雨下,金軍陣中慘叫連連。到日中,雙方均已疲憊,吳玠便將休息的一隊生力軍投入戰斗,沖入金軍陣中,由于和尚原一帶大多為山谷地區,道路狹窄、山石密布,金軍的精銳騎兵基本失去了優勢,只得棄馬步戰,完全被素來以步戰強悍著稱的宋軍所壓制,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在宋軍的強大攻勢下,金軍節節敗退。正當金軍敗退之際,老天爺也趕來湊熱鬧,突然飛沙走石,隨即暴雨冰雹而至,士氣大振的宋軍攻勢如潮,金軍則士氣低落,倉皇撤軍數十里,一路丟下數百具尸體,顯現出一副兵敗如山倒的態勢。
       
完顏宗弼驚聞敗報,震怒異常,親督十萬之眾,造浮橋跨越渭河,進抵寶雞一線,結連珠營,壘石為城,企圖打開入川門戶。
       
  大軍壓境,軍情險惡,吳玠恐其部下驚駭,于是召集將士,以忠義之言勉勵他們,“諸將感泣,歃血而誓,愿效死力”。十月,金軍對扼守和尚原的宋軍發起攻擊。吳玠命諸將“選硬弓強弩與戰,分番迭射”,“弩如雨注”(即用床子弩)。同時又遣別將,從小道繞出敵后,斷敵糧道。再派遣吳璘引騎兵三千設伏于原北的神岔溝。果然不出吳玠所料,沒過幾天,金軍因糧道被襲,退軍至神岔溝。吳璘率兵夜襲,連破金營十余座營寨,完顏宗弼身中流矢,“僅以身免,乘梯亟剔其須髯遁歸”于燕山,留完顏撒離喝留駐陜西,兵屯鳳翔,與吳玠相持。
       
  張浚根據吳玠的功勞,承制授他為鎮西軍節度使。
       
  和尚原之戰,在宋金戰爭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宋軍以少勝多,重創金軍主力,鼓舞了宋軍的士氣,扭轉了富平戰敗的局勢。此戰對金軍的打擊是非常重大的,是金軍自滅遼、破宋以來遭到的第一次大慘敗。“金人自入中原,其敗衄未嘗如此也。”“兀術之眾,自是不振”。
 
  和尚原之戰,不僅是兩支軍隊之戰,還是一場宋朝的人民戰爭。《宋史·吳玠傳》上載:“玠在原上,鳳翔民感其遺惠,相與夜輸芻粟助之。玠償以銀帛,民益喜,輸者益多。金人怒,伏兵渭河邀殺之,且令保伍連坐,民冒禁如故。”譯成現代漢語:吳玠的軍隊駐守在和尚原的高地上,沒有一點兒糧草供應,老百姓就夜里偷偷把糧食等軍需物資送上去。吳玠得到糧草就會給老百姓一些銀兩等。老百姓高興,送的糧草就更多了。后來,被金軍發現,大怒,派兵半路埋伏在渭河岸邊的幾個路口,截殺了很多給吳玠軍隊送糧草的老百姓。金軍還制定了五保連坐制度,發現有一家給吳玠軍隊宋糧草,就要殺掉這一家的五戶鄰居。即使這樣,老百姓依然冒險給宋軍運送糧草。所以說,和尚原之戰,是人民戰爭。和尚原之戰的勝利,是宋人的勝利,凝聚了當地人民冒死支持宋軍的心血。老百姓冒死支持軍隊抗金,戰士如何能不拼命廝殺。
 
  由于吳玠、吳璘兄弟所率部隊得到當地人民的支持,他們在和尚原大破金軍。金軍的慘敗,使其被迫退回鳳翔,暫時放棄了攻入四川的企圖。金軍這一波搶占蜀道的重點進攻,以失敗告終。吳玠、吳璘的部隊,被當地老百姓親切地稱作“吳家軍”。
 
  吳玠是個有武德的軍人。武德是指那些有著徹底的敬業精神和高超的軍事指揮才能的人,有著團結全體將士、勇往直前的作風和勝不驕敗不餒的精神。在感情方面和智力方面,有巨大的超出常人的力量。人類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戰爭的天平有時會出乎意料地向有武德的人指揮的軍隊傾斜。比如,以少勝多。比如,吳玠指揮的和尚原之戰以及接下來的仙人關之戰。
       
  紹興二年(1132年),吳玠知道金軍一定會為搶占蜀道再一次席卷而來,為了加強防守的縱深,吳玠讓吳璘堅守和尚原,自己率大軍守河池(今隴南徽縣)仙人關。后因和尚原糧草供給困難,且有孤軍之勢,吳玠讓吳璘也撤回到仙人關下駐守。
       
  紹興四年二月(1134年),金軍元帥完顏宗弼與大將完顏撒離喝等急于“圖蜀”,率師十萬大軍自和尚原鑿山開道,沿秦嶺東下,進攻仙人關。吳玠僅有不到一萬人,吳玠命部隊于仙人關分處扎營,分守要隘,互為犄角之勢。吳璘也率輕兵自七方關火速趕來馳援,轉戰七晝夜后,與吳玠會合,共同作戰,死守仙人關。
       
  仙人關在隴南徽縣境內,《鳳縣志》載:“仙人關古用武之城,北控吐蕃,東連岐雍,西通蜀沔”,因仙人關上“石峰高闊,若列群仙”,故得仙人關名。仙人關外有兩條重要的通道,一條向西直抵秦州(天水),另一條向東直達和尚原,這兩條路都是通往青泥嶺蜀道的重要的途徑。吳玠和吳璘,守的就是這樣的關口。
       
  仙人關的保衛戰或阻擊戰,遠比和尚原的阻擊戰激烈、嚴峻、殘酷,但是宋軍獲勝了,“吳家軍”獲勝了。勝了十倍于自己兵力的、不可一世的金軍。
        
  《宋史》這樣記載:“是役也,金自元帥以下,皆攜孥來。劉夔乃豫之腹心。本謂蜀可圖,既不得逞,度玠終不可犯,則還據鳳翔,授甲士田,為久留計,自是不妄動。”用今天的話說:金軍自元帥以下都帶著老婆孩子來的,還有偽齊劉豫的心腹大將劉夔,他們本以為仙人關可以輕易拿下,然后到四川去吃麻辣燙、逛逛寬窄巷或者打打麻將,沒想到根本就沒看見青泥嶺蜀道啥樣兒,在仙人關就被打得屁滾尿流,退回了鳳翔府,不得已讓軍士們去開荒種田,以作長久居住的打算,再也不敢輕易妄動打蜀道的主意了。仙人關戰役之后,金軍與宋軍隔渭水對峙,相當長一段時期,因忌憚吳玠,不敢動議攻蜀道進四川的事兒。
       
仙人關阻擊戰是如何獲勝的?確實值得深思。為此,2019年5月初,我和當地的文化旅游文物等部門的朋友,一起去當年的古戰場探訪,特地到仙人關古戰場舊址、吳玠駐軍的何家寨、養馬的馬軍寨及隔著嘉陵江眺望了吳王城。在何家寨,我們看到了許多軍用喂馬的石槽,山坡上到處都是宋瓷生活器皿的碎片,看到了吳玠部隊的軍工廠(熔鐵打造兵器的廠房),還找到了吳玠軍隊特制的武器“扎馬釘”。(一種三棱的鐵釘,放在地上用來刺傷金軍的馬蹄。)
       
  吳玠在仙人關戰勝金軍,首先,是戰略戰術得當(多地點、分兵種、多層次打擊);其次,是地形有利(山地阻擊金軍的騎兵失去了戰斗力);再次,是宋軍的兵器威武(有專擊殺馬匹的,有專射殺馬上金兵的,有遠程的弩,中遠距離的箭和長槍)。
       
  我讀過王義先生寫的文章《仙人關之戰的兵器、戰術與戰場》,文中詳盡地描述了仙人關戰役中宋軍使用的各種兵器,這里說幾種有創造性、針對性的關鍵兵器。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1.神臂弓。《宋史》有記載:“射三百四十余步,入榆木半笴。”這是遠程武器,大約有效射程在三百米左右。“時于玉津園校驗,射二百四十余步,穿榆木沒半桿。”二百米左右箭頭可以射進榆樹半尺。神臂弓是仙人關戰役的重要防守武器。
 
  2.砲石:就是拋石機。宋代的拋石機種類很多,仙人關戰役主要用的是單稍砲和雙稍砲。“官軍用神臂弓、炮石并力捍御,殺死金賊甚眾”。《武經總要》記載,砲車發射重量最大可達九十至一百斤,最遠可達六十步外。這是仙人關戰役中的中程防御武器。
 
  3.長槍。槍是“百兵之王”,有攻擊距離長、攻速快而殺傷力強等種種優點。仙人關之戰中的長槍是守城專用槍,《武經總要前集》載(守城槍三種):“右拐突槍,桿長二丈五尺,上施四棱麥穗鐵刃,連褲長二尺,后有拐。抓槍,長二丈四尺,上施鐵刃,長一尺,下有四逆須,連褲長二尺。拐刃槍,桿長二丈五尺,刃連褲長二尺;后有拐,長六寸。”整體來看,這三種槍槍桿較長,在二丈四五尺之間,按宋尺1尺=31.1厘米計,全長達二丈四尺至二丈五尺,合今7.464—7.75米。這是守城用的近距離長武器。
 
  4.陌刀。“陌刀,長刀也,步兵所持,蓋古之斷馬劍。”此刀裝備步兵,用于斬馬腿斷馬頭。這是針對金軍騎兵的專用武器。
 
  仙人關戰役還有一些其他武器,就不多說了。我不是古代兵器的專家,介紹的這幾種兵器,也是為了更清楚地了解吳玠的軍隊運用了怎樣的兵器,把十倍于己的金軍打敗。
 
  作者簡介:
 
  商震,男,詩人,現居北京。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