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好書推薦 > 正文

有限的清單 |《幸存者筆記》

《幸存者筆記》,馬啟代,著,中華百科出版社2020年。定價:49元。
喜歡的請加馬啟代微信:maqidai1,添加請注明:購書。

 
有限的清單 |《幸存者筆記》
 
獻詩
 
作者:馬啟代
 

 
只有我,和夕陽
 
一個躺著,一個站著
一個要降落
一個正在升起
 
偌大的人間
這兩個高大的事物
流淌著光的聲音
 

 
冰還封著
 
光是游魂
我是另一個游魂
 
我在地上走
黃河在地下走
 
我把冬天丟在身后
黃河把一片一片陸地推向海洋
 

 
見到門前的小湖
我自己就蕩漾成了大海
 
缺少一望無際
我用夢想去彌補
缺少齁咸的味道
我用眼淚來調和
 
無風也掀動我中年的蔚藍
 

 
靠山住著
也是被山生出來的
卻總不能扎根
 
因為總從石頭里聽到風暴
因為魂魄里老是壞天氣
 
所以總是漂泊客居
詩行里積攢下越來越多的雷電
 

 
還有雪,還有麻雀
 
滿世界都沉默著
或歡騰著
 
鬧市我已經穿越過了
在這無邊的田野
 
我的每一次喘息
都被記錄
 

 
賜我黑暗的
也賜我光明
 
走過黑夜的人
滿身星光的碎屑
 
多想與大地一起醒來
冰凌花在報春
 
我是開滿百花和鳥鳴的神
 

 
不知道都去了哪里
 
——我說的是照耀過我的人
和事
以及傷害過我
或正在護佑和鞭打我的
 
我都懷念、寬恕,為它們祈禱
多么美好啊
活在苦難的人間,溫暖而幸福
 

 
熱愛生
死亡便讓人迷戀
 
我所愛的先哲,包括師友
一直與我同行
 
我所期望的,已經到達
只有遠處的
或者更遠處的人才能看清
 

 
一切被埋葬的都可以安息了
太陽筋疲力盡
驚慌失措的只有風
 
它們閱盡繁華和凋落
卻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吹我
 
仿佛吹到我就吹動了世界
仿佛我在思考,世界就不安
 

 
必須忍住
天空已經在發亮
 
“美好的仗已經打完”
無底的深淵仍不見底
 
站在這黑白交替的時刻
烏鴉和布谷同時在歌唱
 
該寫的詩篇卻還沒有結尾
 
2020年暮春明夷齋
 
  后  記
 
  馬啟代/文
 
  五六年不出書了,因為出不的、出不來。
 
  在這個詭異的庚子之年,閉關在家做不了其他事,常常翻閱舊作借反芻時光度日,不免萌生結集留存的沖動。恰逢機緣巧合,《詩證2019》面世不久,剛剛編竣詩集《失敗之書》(上、下),又來編這本《幸存者筆記》,其實這本詩集的第一個名字原定為《愚人之詩》,繼改為《投名狀》,終冠為《幸存者筆記》,內心是五味雜陳、波瀾壯闊的。是的,或許我們都是幸存者,都只是幸存者。
 
  全球瘟疫肆虐的大背景,當下特殊的政治文化生態,個人無奈無助的生存實相,讓我深刻地體會到個體的無力。原來我認為自己或許只是一只不得不與石頭對峙的雞蛋,后來不斷發現自己以及絕大多數同類,的確不過是“韭菜”甚至“雜草”,在災難和不幸中,只能充當那些自覺或不自覺的“代價”。但我從未放棄作為一只雞蛋的努力、獨立和責任,當然也收獲著由此帶來的窘迫和恐懼。
 
  我恐懼,所以我寫作。站在尊嚴和人性的基點上,站在弱者一邊,始終與人類業已具有的美好而高貴的品德、價值和精神看齊,而不是相反。這樣的寫作,讓我得以找到并擁有燭照黑暗的燈火、面對邪惡的勇氣,讓我的每一個字、每一行詩句都澎湃著哀痛的力量。我希望我的詩句速朽,如果那些讓它們不得不存在的腐朽邪靈死亡。那樣的未來,才是自由和幸福與我們同在的時刻,那時將沒有也不需要我這樣的詩句,那時我將寫下陽光般的贊美,并為之歡呼、歌唱、舞蹈。
 
  但我現在仍然不能輕易放棄作為一只雞蛋的努力、獨立和責任,雖然由此帶來的窘迫和恐懼更不會輕易消失。不過我堅信這正是作為一個人和他的詩所存在的意義。看一看、想一想還有多少荒謬的理論被奉為圭臬、還有多少道貌岸然的小丑端坐廟堂、還有多少善良的心靈被謊言蒙昧……“為良心寫作”的文本實踐,就是我堅持喚醒和捍衛的寫作見證,就是我忠實于自我命運體驗的自覺反抗,是拒絕精神退化墮落的靈魂記錄。
 
  非常遺憾的是,作為書名的《幸存者筆記》那類詩并沒有收入,作為大言不慚地自詡為詩人的我,自認為那部分詩作代表了我至今到達的最滿意的高度,但那些作品可能非常難讀,不容易被關注和認可。我一直在尋求詩學上的知音和美學上的突破,而這,可遇而不可求。這一次,又狠狠心沒有收錄。而其他一些駁雜的存在,也是活著的記憶,哪怕僅僅對于我自己、極個別人,或這個大變局的時代,不喜歡的盡可翻過……
 
  時間在繼續,我絕望并希望著。
 
  感謝所有愿意閱讀和不愿意閱讀我的人,我們同在。
 
  權為后記!
 
  2020年6月19日星期五明夷齋

 
 
  馬啟代簡介:

  馬啟代(1966——),男,山東東平人,“為良心寫作”的倡導者,中國詩歌在線總編。創辦過《東岳詩報》等民刊,出版過詩文集26部,作品入選過各類選本200余部,詩文被翻譯成英、俄、韓等多國文字,曾獲得海內外多種獎項,入編《山東文學通史》。
 
  【編后】

  已經不能確切記起何年何月、何時何地認識的馬啟代兄,只知道自從認識馬啟代后,我到山東的次數多了起來,基本一年一次,因為馬啟代創辦了一個“《山東詩人》年度頒獎典禮”,《山東詩人》也是馬啟代以一己之力辛苦籌辦的。現實就是這樣,有的人養尊處優安享榮華,有的人辛苦奔波為人做嫁衣,馬啟代就是后者。馬啟代為人耿直、仗義,有正義感,他開始寫作后便提出了一個響當當的概念,“為良心寫作”,良心本來是人之為人的底線,于今卻成稀罕物,實為悲哀。馬啟代的詩歌寫作便是以良心之眼觀照現實、呈現現實,他的詩不回避現實的苦難,不忘記底層百姓艱難的訴求,他認為,詩就是見證因此他為自己的一本詩集取名《詩證2019》。當他在詩中寫到,“馬啟代是一位詩囚,他要啟發一代,寫漢詩十九首”時,他實際已清楚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在漢詩中國做一個啟蒙者而非蠅營狗茍者。2018年12月13日至16日,馬啟代和我應《文化參考報》高世現主編之約,赴廣西崇左扶綏參加東門吃茶雅集,返程后馬啟代寫了《東門吃茶記》九首,一場修身養性的雅集被寫出了靈魂暴動、被寫出了錚錚鐵骨,讓我既詫異又佩服。自那以后我便開始關注馬啟代的詩作,凡微信所見,便點開閱讀,總能有所感悟、有所觸動。
 
  2020年7月,馬啟代和李不嫁、雪鷹、葉德慶四兄弟有感于當下男人血性的稀缺,結成同好,以“爺”自稱,是為“四爺”,我自然知道此處的爺是爺們的爺。庚子之夏,四爺同時推出詩集(馬啟代《幸存者筆記》、李不嫁《六十年代的男孩》、雪鷹《夏祭》、葉德慶《人間袈裟》)在微信上造成一股旋風,讀讀總序便知他們的心靈追求——
 
  “四爺皆以現代文明理念鑄造為己任,審時察世,堅持自由意志和獨立人格,倡導真愛真性,力主以微弱之聲喚醒和捍衛人性!所發之論,皆為心聲,所書之言,均出肺腑。”
 
  善哉,斯言!(安琪)
 
A级毛片高清免费视频